365体育娱乐场

她是团徽的设计者之一、林徽因的助教、“敦煌守护神”的女儿,她的名字Saone来自于法国

发布时间:2020-01-02 | 点击数:4390

她是“敦煌守护神”的女儿

是林徽因的助教

是中国唯一一位没有高等学历

却成为大学校长的女神

她参与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团徽的设计

设计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

天顶花灯和外墙琉璃花板

她让北京的诸多建筑盛开

着敦煌之花

常沙娜,这位法国出生的敦煌女儿

做了一辈子敦煌文化的

守护者和传播者

让我们走近常沙娜

听听她和敦煌、

和工艺美术的传奇故事

图片1.jpg

 

 我的名字是一条河流


我们的名字不只是一个称谓,它还是一种隐喻和暗示,甚至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一生。

故事要从1927年说起。1927年,常书鸿从家乡杭州只身赴法国,考入里昂国立美术专科学校学习。次年,妻子陈芝秀赴里昂陪伴。

图片2.jpg

常书鸿(左一)夫妇与留法艺术家

1931年,二人爱情的结晶呱呱坠地。取名字乃是大事,常书鸿与好友一番商量:哺育里昂的两条河,一条叫“Le Saone”,一条叫“Le Rhone”,如果是男孩,就用阳性的Rhone;如果是女孩,就用阴性的Saone。“沙娜”便根据Saone音译而来。

图片3.jpg

常沙娜童年画像

 

常沙娜在法兰西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在这个处处弥漫着浪漫和艺术气氛的国度里,所有的一切都含情脉脉。

图片4.jpg

常沙娜一家在法国

 

在安静舒适的环境下,常书鸿于1934年创作了油画《画家家庭》,从画中就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静谧祥和的家庭氛围。

图片5.jpg

常书鸿的《画家家庭》

 

193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常书鸿在在巴黎塞纳河边的旧书摊上看到了当时考古学家伯希和出版的《敦煌石窟图录》。

图片6.jpg

那400幅有关敦煌石窟和塑像的照片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灵,在深刻反省自己对祖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无知、漠视之后,常书鸿下定决心,一定要离开巴黎,回国寻访敦煌石窟。

敦煌这个名字第一次埋进了小常沙娜的心中。

图片7.jpg

1936年,常书鸿回国。

1937年,常书鸿的妻女也踏上了回国的征途。

此时,正值日本军国主义者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年仅6岁的常沙娜刚回国就被卷入了逃难的历史洪流,一家人在南方各省辗转了好几年,终于在重庆稍稍安定下来。

图片8.jpg

1940年常书鸿画的《重庆凤凰山即景》

 

此时,父亲常书鸿又开始酝酿去敦煌的计划了,自塞纳河畔初见,那片富藏中国佛教艺术瑰宝的神秘之地早已在常书鸿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他也开始为了去敦煌的事忙碌奔走。

 

在大漠里和美国修完“没有学历的学业”

 

1943年,身处战乱却依然心系敦煌的常书鸿毅然带着妻儿举家来到敦煌,任敦煌艺术研究所(今敦煌研究院)第一任所长。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介绍一下敦煌研究院的几任院长,都可以称得上是驰名中外的大学者。

第一任“敦煌守护神”常书鸿。

图片9.jpg

第二任“敦煌艺术导师”段文杰。

图片10.jpg

第三任“敦煌的女儿”樊锦诗。

图片11.jpg

而第四任,正是刚刚调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王旭东。

图片12.jpg

让我们回到故事本身。

常沙娜一家去敦煌的一路上颠簸不断,刺骨的寒风,无尽的戈壁都让本已非常漫长难熬的路途显得更加漫长。

图片13.jpg

现在的她依然清晰地记得,来敦煌的第一晚,他们吃的是一碗大盐粒,一碗醋和一碗水煮切面。

图片14.jpg

一夜风沙之后,他们和民工一起,清理掩埋洞窟的积沙,敦煌石窟保护工作开始艰难起步。

图片15.jpg

1940年代,常书鸿、常沙娜、常嘉陵(常沙娜弟)在敦煌莫高窟的合影

12岁的常沙娜并没有畏惧艰苦的生活条件,而是被敦煌绝美的壁画深深地吸引,她临摹壁画基本是从到敦煌那一刻就开始了!她学习素描的基本功和绘画基础都是在那时打下的。

图片16.jpg

常沙娜,观音头饰(隋401窟),30×30cm


图片17.jpg

常沙娜临摹的壁画

在敦煌艺术的常年浸润下,常沙娜在“大漠荒烟中完成了艺术人生里第一段没有学历的学业”。

图片18.jpg

常沙娜与爸爸常书鸿、弟弟常嘉陵在莫高窟的林荫路上


贫瘠荒凉的沙漠里,父女两代人攻苦食淡,那些“天衣飞扬、满壁风动”的壁画、形态万千的佛像却为他们开启了一个瑰丽生动、气象万千的世界。

图片19.jpg

1946年,常书鸿将他和女儿的部分作品拿出来,在兰州双城门办了《常书鸿父女画展》。

图片20.jpg

常沙娜与父亲常书鸿


展览反响很大,画展期间,一位加拿大籍美国人叶丽华对常沙娜的才华大加赞赏,并促成了常沙娜去美国波士顿留学的事情。

图片21.jpg

常沙娜和叶丽华


1948年到1950年,常沙娜在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附属美术学校进行系统学习,度过了两年平静而美好的留学生活。

图片22.png

常沙娜在美国留学

此时,正值新中国刚刚成立,留学生归国“建设一个新中国”的愿望日益强烈,常沙娜也不例外,只身在外求学的她时刻牵挂着祖国和敦煌。终于,在国际友人爱泼斯坦的鼓励下,常沙娜只身飘扬过海,回到祖国。

图片23.png

1950年11月常沙娜乘威尔逊船返回祖国途中

师承林徽因,确定一生发展方向

回国后,父亲便与她联系,让她马上到北京协助筹备将在故宫午门举办的“敦煌文物展览”,没有想到,在这次展览上,她的人生和艺术事业都发生了重要的转折。

图片24.png

1951年4月,展览筹备一切就绪。常沙娜又接到父亲安排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接待梁思成、林徽因夫妇二人。

图片25.png

梁思成、林徽因夫妇


敦煌艺术同样也是梁林夫妇二人的至爱,他们身体都不好,平时几乎不出门,却在那天呼哧呼哧地登上了高高的台阶,并坚持看完了整个展览。

二人一进展厅就惊呆了。常沙娜回忆,“我注意到梁先生的嘴唇微微颤抖,林先生清秀苍白的脸上竟泛起了红晕,那种对敦煌艺术发自内心的痴情真是令人感动。”

第二天,常书鸿告诉女儿,二老希望她去清华大学做助教,配合林徽因做些工作,常沙娜答应了。也正是这次意外机缘改变了她的一生,她没有再继续走绘画的道路,她的艺术生涯的另外一扇大门豁然打开。

图片26.jpg

1951年,常沙娜与清华营造系同事的合影

1952年,亚洲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召开,林徽因组织师生设计国礼,需要设计头巾和盘子。当时很多人建议用毕加索的和平鸽,林先生说不要,而是引导常沙娜从敦煌壁画里找到鸽子的元素。

图片27.png

景泰蓝和平鸽大盘

也正是跟随林徽因先生学习的过程中,常沙娜完成了以隋代藻井图案及和平鸽图案为元素的头巾、景泰蓝和平鸽大盘等工艺美术设计,获得了极高的认可和赞誉。

图片28.png

和平鸽丝巾

跟随林徽因先生做工艺美术品设计的实践经历,让常沙娜走上了继承与发展工艺美术设计和教育的人生道路。

1953年,全国院系大调整,常沙娜被调入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当助教。虽然只在梁林二人身边待了两年,但两人的种种教诲及为人修养,都如山头白雪,浸润在常沙娜的心间。

1956 年成立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常沙娜也一直任教于此。

图片29.png

常沙娜在给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学生上图案课,对作业进行点评

1983年,常沙娜被任命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

让敦煌之花开遍每个角落

图片30.png

1975年,常沙娜的花卉作品

在常沙娜几十年的任教生涯中,她一边与学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一边坚守在设计的一线,致力于将敦煌之花开遍每个角落。

图片34.png

1989年6月北京,父亲常书鸿家中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徽的设计浸润着她的汗水。在团中央刚开始征集团徽设计图时,常沙娜的设计图样就颇具特色,在几次选送审查时,都在中选之列。

最终的团徽图样也是根据常沙娜的设计稿,由共青团中央组建的设计团队历经集思广益、逐渐完善、集体设计而成的,因此可以说常沙娜在团徽的设计过程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图片35.png

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天顶装饰展露了她的巧思。

1958年,作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献礼,首都“十大建筑”的设计任务落到了中央工艺美院的头上。常沙娜被分到人民大会堂组负责宴会厅天顶装饰的设计。

图片36.png

常沙娜手稿,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天顶装饰设计彩色设置效果图


为了体现富丽堂皇的民族气派,常沙娜调动自己的“敦煌储备”,以唐代风格的宝相花为大会堂宴会厅天顶装饰的主图形,并结合美观与功能需求几易其稿。

图片37.png

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天顶花灯设计


如今,走进人民大会堂的宴会厅,抬眼望去,常沙娜设计的天顶花灯依然流光溢彩。

图片38.png

香港特区盛开的紫荆花同样凝结着她的心血。

1997年,那朵被中央政府选中赠送给香港特区的雕塑紫荆花也是由常沙娜主持并参与设计的。

图片39.png

这朵传承中华文脉的“永远盛开的紫荆花”在香港维多利亚湾香港会展中心广场含苞待放,与庄严的五星红旗、绚丽的香港区旗交相辉映。

图片40.png

常沙娜在香港紫荆广场与紫荆花合影

不仅如此,北京展览馆、民族文化宫、首都剧场、中国大饭店等国家重点建筑工程的建筑装饰设计和壁画创作均有常沙娜参与的身影和洒下的汗水。

图片41.png

北京展览馆


图片42.png

民族文化宫的大门设计


首都剧场


她用一生的心血让敦煌艺术绽放在中国的角角落落,敦煌已经融入到她的骨血里,写在她的灵魂上,从青丝到华发,不曾磨灭。

图片45.png

如今,这位耄耋老人最关心的就是如何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的文脉,虽然已届米寿,常沙娜依然忙着与敦煌相关的策展、讲座和宣传。

图片46.png

敦煌艺术贯穿了常沙娜的整个艺术生涯,奠定了她艺术事业的成功,她也用了一生的时间来反馈敦煌,致力于敦煌文化的研究、保护。

图片47.png

“不要说我老了,我走不动了,我不干了,‘老牛自知黄昏晚,不待扬鞭自奋蹄’,我能干多少就干多少。”

图片48.png


 转载自:搜狐网(海淀·故事)

友情链接 世界卫生组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甘肃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甘肃省教育厅 甘肃人才网

 

地址:兰州新区职教园区九龙江街1666号   电话:0931-8265644
Copyright ? 2005-2010- Gansu Province Health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1000186号
Baidu
sogou